黑暗之光

 

photo: Daisy、一米  text: Daisy

倫敦的北部有一座海格特公墓,十六萬九千的往生靈魂居住在那裡,因常年發現動物被吸血的乾屍而幾度被懷疑有吸血鬼出沒。與幾位相機友人的週末聚會已不能滿足於大海和城市,聽到如此有吸引力的神秘地方就毫不猶豫就定了下來,這個週末就去。

去往海格特的當天正值倫敦大霧,也讓這座建於十九世紀的公墓也愈加煥發著神秘之光。十九世紀初,英國人的平均壽命只有三十五歲,由於醫療技術的局限,產婦在分娩過程中死亡也是屢見不鮮。當時倫敦的墓地嚴重不足,教堂墓地和其他更古老的墓地也開始出現爆滿,腐爛的屍體對人們的健康安全造成駭人聽聞的威脅。為杜絕隱患新建了七個倫敦公墓,海格特就是其中之一。

整座寢陵的核心是埃及大道,靈柩和靈堂的建築風格也因維多利亞時代人們對古埃及文化的熱衷而受影響。 甬路的兩旁有十六個墓穴, 每個墓穴都有個獨立的門。門鎖的鑰匙由家庭內部保管,墓穴打開後可以放置十二個靈柩,便於一個家用它來安置整整一代人。穿過埃及大道到達黎巴嫩園區,這個與埃及大道風格相似的哥特式墓穴圍繞著一顆巨大的黎巴嫩雪松,任我再怎樣嘗試向後退往下蹲,手中五十毫米的鏡頭還是無法把它收入眼底。

十一月的倫敦,雖是午後三點,太陽已經開始西沉。海格特被籠罩在倫敦濃得化不開的金黃暮色裡,灌木樹林野花恣意在這裡生長着,儼然已經成了鳥類和其他小生靈的樂土。逝者化爲腐朽,腐朽肥沃着新的生命。生和死在這裡對望,休戚與共。從公墓走出來,才發現大家也都和我一樣,並没有像往常一樣拍很多,過程中也只是隻言片語,一反平日相聚時嬉笑怒駡的我們。是不是我們都與自己心裡的死亡,懷抱着恐懼與坦然的心情對望了一眼呢,我不知道,也没有詢問。但看到洗出來的照片時,我想我已經不必去問了,我已看到了回應。

死亡就像身處於迷霧之中,我們隱約感受得到它,害怕被終點無盡的孤獨空虛所吞没,卻又有像是對於生一樣的本能想伸手過去觸摸。從認識了生,死就存在了,它陪我們醒來,伴我們睡去。 他一直站在身後等待,等待有朝一日帶領我離開。模糊記得國中時在《挪威的森林》裡讀到,死並不是生的對立面,而作為生的一部分與之永存。我反覆念着,卻不能明白其中意味。直到第一次認識死亡,那是外婆的離開。曾經在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就這樣消失在這個世界上,只剩你們之間的回憶重復播放,不再有共同的未來去經歷去創造。而我有一天也會和她一樣,與這個世界再無任何連結。

從那以後我就變得愈發膽小,夜晚被噩夢驚醒,就没有勇氣再次合上眼睛。害怕再次回到噩夢裡,也害怕這麽快就被魔鬼帶走。索性起身坐在床頭,伴着一壺茶,一本書,等待天亮。當太陽初升,萬物打破沈寂,心中也被這美好注入了莫名的勇氣,撥開對死亡的恐懼,懷着飽滿鬥志,用力開始嶄新一天的生活。和死亡凝視,好不虛度時日。因爲在一步步走向終點,與死亡招手的同時更加珍惜此間體驗的過程,無論是痛苦還是美好。無論生命是怎樣的方式結束,時光河流冲刷後沉澱爲何物,期許到生命終結之時,我們仍能有無悔的心情。

 

Tag:

 | 2012-02-20 12:43:00 | Read More | Edit | Message(8) | Trackback(0)


photo: 筱天、MILK  text: 筱天

你有否幻想过自己会飞?

幼时的我总特别羡慕动画片里的精灵、武侠片里的大侠又或是科幻片里的英雄。他们总是身怀绝技,无所不能。但是在他们五花八门的技能里,能不费力地飞翔于天际,让我最为心驰神往。每当我看见鹰击长空;每当我看见柳絮飘飞;每当我看见飞机滑翔……几乎每一种形式的飞翔,都会在我脑海里留下许多美好的念想。

于是曾经想象自己是一只候鸟,张开翅膀飞越蔚蓝的海洋,去往彼岸躲过严寒;想象自己就一枝无根的芦苇,闭上眼睛,让微风将我携来带去;或者想象自己是一名出色的飞机师,驾驶着帅气的战斗机在天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 那时为了实现这个飞天梦,我更曾试过爬上高高的梯子,念着电影里学来的咒语,以为深呼吸终身一跃,便能像电影中的主角一般肆意飞翔。结果当然是失败了,所幸小时候看上去高的梯子,其实也并不高…

长大之后,知道这些幻想都不可能会实现:无法变身成为他物、视力不济当不了飞机师……却又渐渐明白过来,也许我只是特别迷恋飞翔的那种毫无牵绊、自由自在的感觉,并不是非要飞起来不可。所谓“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人生在世,虽因我们的灵魂被置于肉身之中,已有众多事情不能随心所欲。若是只要想法未被禁锢,能四处高飞去发白日梦、寻找灵感,便能改变现状,为自己找出另一种实现自由的方式。

对我来说,每当为自己梦想付出时,无论有多累,只要感觉到在追赶梦想的路上又前进了,就会有一种飞起来一般的满足感,甚至比从前想象过的的情景都要美。我也相信当一门心思地想着投入自己热爱的事业,路上纵使有再多羁绊、挫折,都会迎刃而解。就如那一句流传甚广的话所说:“当你知道要到哪里的时候,全世界都会为你让路。”虽然同时有很多人用他们现实的例子想要说服我放弃,而自己遭遇不被理解与失意的情况,也有不少。但即使再明白生活不可能百分之百如你所愿;即使找份收入稳定、没有风险的工作再怎么轻松容易,为了别人选择的所谓康庄大道、质疑的目光,放弃心中向往的那条通往优美景致的小独木桥,也不是一个对自己负责任的决定。

人生路上的每次选择都会带来必须承担的代价,但如果放弃为梦想去拼搏的代价是消磨珍贵的热情与意志、庸庸碌碌的度过每一天,我宁愿张开翅膀、奋力地飞一次。做为自己的决定,往自己所梦寐的自由去飞,只求无悔。



 | 2012-01-05 01:36:00 | Read More | Edit | Message(2) | Trackback(0)


對牛牛許願 ~崇明島之旅~

photo and text by YUKI

在夏末秋初的一个周末,我和朋友們一起去了崇明岛短途旅行。

出发之前,那里给我的印象普通。可能由于是上海人的关系,对太过熟悉的地方,总是缺少点热情。虽说熟悉,但也只是从别人口中听到对那里的描述。基本上的回答是那里没地方可以玩啊。听了这些回答后,心情也渐渐转变。抱着我只是想去闲散度个周末的态度,几乎没有做什么功课,带上地图就出发了。

崇明岛比我想象的要大得多。我们住的农庄靠近西边,从码头坐公车去那里的车程需要半个多小时。就在我们犹豫要不要坐公车的时候,本次旅行的关键人物出现了。一位很nice的司机大叔。我们接受了司机大叔的邀请,坐他的车前往农庄安顿了下来,当然费用也比较合理,之后的几天他会作为导游,带我们到处逛。

到了农庄的时候,天色已经渐暗。我们沿着公路走到了农庄对面的工厂区。发现一户人家的门就这么开着。我在想,农村到底是有多安全啊,不锁门这种情景在城市里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所以在之后的拍摄中,更让我感受到当地人们的纯真和朴实,才理解到不锁门的做法可行,并且不会有任何危险。我们小心地推开门,朝屋里看去,屋里的摆设,都透露着浓郁的生活气息。

第二天一早,我们又来到这户人家的门前。推了推门,发现门还是没锁。准备进去的时候,发现一位大妈前来询问。我们说明来意之后表示希望能够进入这户人家内借用场地拍摄。本以为会引起当地人的反感,没想到大妈突然热情起来,之后还叫来了工友们。大家都闻讯前来观摩拍摄。在拍摄过程中他们对我们的即影即有照片表示强烈的好奇。我们让一位大妈带上蘑菇帽拍摄了一张撕拉片之后,其他的几位大妈都来劲了,争先恐后的要求留影合照,还叫上了家人。有些大叔也不甘示弱,要求我们为他拍摄写真。那个场面真的太火爆太好笑了。尤其是他们都会站在橘子树前,瞬间摆好姿势,微笑,超有镜头感的。以至于之后我们在路上遇到骑车大爷,捉螃蟹的大叔,可爱的大妈们,当他们戴上我们的蘑菇帽之后,他们纯朴的表情,反而让蘑菇帽变得更特别,更加充满了生活气息。

值得庆幸的是,渐渐转凉阴郁的天气突然转晴出了大太阳。司机大叔带我们沿着西边公路行驶,遇到喜欢的风景就下车看看。沿途的树和田野,大风吹着野草地,一个人站在芦苇丛中的冥想,以及在岛的最西边的堤岸眺望远方,一切都这么平静和美好,以至于忘记置身何处。在这里我能够暂时逃离城市的纷扰,完全投入大自然中,崇明岛颠覆了在我心目中的印象。

经过司机大叔的帮忙,我们来到西北边的一个奶牛场。大家都超级兴奋。说实话,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看到真正的奶牛。之前就听说牛是很通人性的动物,当它知道自己即将被屠宰,甚至会流下眼泪。我举起相机的那一刻,发现他们很认真地看着我,目不转睛,仿佛能从它们的大眼睛里看到我自己。突然想到几年前的一个日剧《对牛牛许愿~爱与农场~》,故事讲述的是在都内农业大学学习的6名3年级学生在暑假的时候去北海道的农场进行实习,通过和动物、自然还有村落中的人们的接触交往,知道了生命的意义。当时看这部剧的时候,感动到我的是对于动物的爱和他们的友情。而现在也一样,朋友、动物、自然、纯朴的人们、快门声,都让我觉得美好和感动。让我更热爱生活,更热爱大自然带给我们的一切。而用相机去纪录他们,就是我现在最想做的事。



 | 2011-11-23 22:13:00 | Read More | Edit | Message(5) | Trackback(0)



共17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最后一页